您好!欢迎来到丝绸大家!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丝想家 >正文
千年女红的纺织技艺(上)
发布时间:2020-04-02


中国古代社会家庭的自然分工方式是男耕女织,各司其职。一夫不耕或受其饥,一妇不织或受其寒,彰显纺织技艺的女红一直伴随并温暖着文明进程。

女红,亦称女事,旧时指女子所做的针线、纺织、刺绣、印染、缝纫等工作和这些工作的成品。“女红”最初写作“女工”或“女功”,《淮南子•齐俗训》“锦绣纂组,害女工者也。”《礼记•郊特牲》“黼黻文绣之美,疏布之尚,反女功之始也。”《史记•货殖列传》“太公劝其女功,极技巧,通鱼盐。”




“女红”一词,最早见于《汉书•景帝纪》“雕文刻镂,伤农事者也;锦绣纂组,害女红者也。”从此始,女红一直沿用。《汉书•哀帝纪》“齐三服官,诸官织绮绣,难成,害女红之物,皆止,无作输。”《桃花扇•栖真》“庸线懒针,几曾作女红。”清代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丰部》“红,假借为功,实为工。”

古代社会对于女性的要求以“德言容工”等四个方面来考量,其中的“工”即为女红,女子从小学习描花刺绣、纺纱织布、裁衣缝纫等女红活计。作为与人们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女红活计,在古代的艺术作品中亦有所反映,最脍炙人口的莫过于唐朝诗人孟郊的《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这首千百年来被人们传颂的诗句,正是描绘慈母为儿子缝衣纳衫做女红的画面。在此意义上,女红可谓母亲的艺术。


载弄之瓦——纺纱据

考古发现,一万八千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山顶洞人已经使用骨针缝缀兽皮;距今七千多年的新石器时代,河姆渡人不但会使用骨针,而且会使用捻线和纺轮;而四千多年前的钱山漾文化,则出现了麻线、绸片、丝线和丝带等原始的纺织品,这些都形成女红及其用品的雏形。

纺织是由线到面的过程,纺纱就是纺织的开端,其中纺轮不可或缺。以河南荥阳青台遗址为例,发掘中出土大量纺轮,质地有石、陶两种。这些不同直径和不同重量的纺轮,在中心孔内插入捻杆,便成为自新石器时代早期开始使用的纺线工具——纺专。




从历史文献中可以看到大量关于女性与纺专的记载。《诗•小雅•斯干》“乃生女子,载寝之地,载衣之裼,载弄之瓦”,孔颖达《正义》“妇人所用瓦,唯纺专而已。”

从历史文献、考古实物以及民间传统工艺等方面来看,使用纺专纺纱或者纺线的技术由来已久。纺专是纺车发明以前人类最重要的纺纱工具,不同的直径和重量的纺专可以让人们连续获取量多质优、不同纤度和捻度的纱线,极大地提高生产效率。青台遗址中出土了大量麻纱,应是利用纺专的自身重量和连续旋转对麻纤维进行加捻成纱的。

不难想象,早在5000多年前的黄河流域,女性已经普遍掌握纺轮外形尺寸、重量与纱支粗细关系的基本原理,纺出不同规格的麻纱,用于织造不同规格的麻布。




青台遗址在出土纺织品遗物和麻绳残段的同时,还出土数百件陶刀、石刀、蚌刀、骨锥、骨匕与骨针等,其中针、锥、匕均为原始纺织工具,针和锥用于缝制,匕用于分开纱线。随着原始纺织技术的发展,针和针上穿引的纱线逐渐演变成为织机上的纡子和纬纱,匕成为织机的打纬刀,据此推测当时原始纺织已经出现。


千缕百衲——缝纫

百衲最能体现女红中的缝纫技艺,就是用废弃的零碎布帛加以补缀,因所用零碎布帛之多,故又称百衲,百言其多,衲谓补缀。

我国历代出土的百衲织物种类众多,在敦煌藏经洞中便有大量出现,以幡旗和伞盖较为常见。另外,内蒙古代钦塔拉墓、金代齐国王墓、河北隆化鸽子洞元代窖藏中也出土过各种百衲饰品。

这种百衲从唐代开始流行,一些古诗词中多有涉及。唐白居易《戏赠萧处士清禅师》诗:“三杯嵬峩忘机客,百纳头陀任运僧。”北宋苏轼《石塔戒衣铭》:“云何此法衣,补缉成百衲。”




百衲纹样为唐代特色显著的花卉纹,多种花型集中在一起,再进行艺术处理形成较为夸张,造型丰富的花型。百衲中的花卉造型多出现在织物锦中,颜色以红、黄、绿为主,且形式多样。

从文物出土地点、制作时间、制作规律及莫高窟出土的同一时期的文物来看,该百衲应属于佛教用品。佛教的传播及推广,排除其他因素以外,也得益于其独特的服饰观念和穿衣制度。《大智度论》云:“佛言应著衲衣。”这里的“衲衣”,指的就是这种由废布或是善男信女捐赠的旧布片缝补而成的百衲衣,与这件丝绸百衲制作的初衷一致。






今时禅众多作纳衫而非法服,裁剪缯彩,刺缀花纹,号山水纳,价直数千。更乃各斗新奇,全乖节俭。”至今在日本,还能看到非常精彩的百衲袈裟。


纂组英华——编织

编织是最为古老的女红技艺。斜编是非常原始而广泛使用的编织技法,浙江吴兴钱山漾遗址出土的丝带即采用最简单的平纹斜编。

战国时期,双层斜编织物开始在楚地流行,湖北江陵马山一号楚墓出土了十余件图案简单的双层斜编组带。至汉,湖南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也出土过多种双层斜编织物,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千金绦”。




锦缘绢绣草编盒出自其中的22号夫妇合葬墓,出土时位于棺盖之上。此类草编盒出土甚多,古代用于盛装缝纫类工具及一些缝线、绣线等材料,常称之为针黹(音zhǐ)盒。“针黹”即指缝纫、刺绣等针线工。又因其骨架为苇编而成,故又被称为“苇箧(音qiè)”。“箧”指小箱子,藏物之具,即针线盒。




这个两千年前的针线盒以苇编作胎,外饰锦绣,华丽丽地出现在今人面前。最令人称奇的是,针线盒内盛木锭、绕板、铜针筒、针、玉饰、刺绣品等十件物件,真实再现了两千年前河西富庶人家的精致女红。

(未完待续…)


图文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2016 杭州澳丝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10330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