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丝绸大家!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丝想家 >正文
楼兰丝绸残片的传奇(下)
发布时间:2020-06-11


楼兰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中,一千多年后的1900年,才迎来了第一位探险家,就是瑞典人--斯文·赫定。在大多数中国人心中,最有名的瑞典人是诺贝尔,其实在瑞典,斯文赫定享有和诺贝尔同等的崇高声誉和国民礼遇。他为什么能够与诺贝尔齐名呢?这是因为在他88年的人生历程中,取得了两个毕生成就,其一是发现了楼兰古城,其二是以亲身踏勘新疆和西藏的经历,填补了世界地图上的大片空白,使斯文·赫定在地理大发现的年代成为世界级偶像,并引发了后续的“丝绸之路”探险热。




斯文·赫定的功成名就,除了他具备不懈的追求、强大的内心、良好的学术训练之外,他还应该感谢两个人。一是他的老师李希霍芬,李希霍芬是德国地理学家,目前耳熟能详的“丝绸之路”一词,就是他在1877年最早提出的。另外一位就是新疆罗布泊本地人奥尔德克,这是一位天赋异禀的向导,正是奥尔德克引导着斯文赫定在1900年找到楼兰古城。




距离斯文·赫定发现楼兰古城近80年后,1979年,新疆考古研究所开始对楼兰古城及其古墓进行系统的考古调查和发掘,除了楼兰古城中的佛塔和三间房之外,还包括城外的古墓葬群。现在,佛塔已经成为了楼兰的象征,三间房其实就是两汉时期楼兰最高行政官署的档案室。新疆考古所从古城和古墓葬中获得一批包括文书、陶器、金属器在内的汉代文物,其中自然包括大量的纺织品,尤其是丝绸。汉代长葆子孙锦就是其中之一。

中国丝绸博物馆收藏的这件汉长葆子孙锦虽然现在看起来其貌不扬,颜值不高,但是它来自中原,沿着丝绸之路来到楼兰,见证过丝路的繁华和衰败,是丝绸之路的亲历者、见证者和参与者,如果文物会说话,它一定会向我们讲述一个汉代的楼兰故事。可惜历史尘封,汉代长葆子孙锦就像一位缄默的老人,褪尽了最初芳华,但一旦我们能够读懂它,总是能给我们带来别样的感动。

其实这类织锦最早出现在西汉晚期,流行于东汉中后期直至魏晋,在丝绸之路沿途的楼兰和尼雅有大量出土,我们通称其为汉锦。




汉锦中充斥着浓浓的神仙意境。首先,各种飘逸的云纹构成了纹样的总体骨架,构筑了一个云气缭绕的氛围;其次,在云中奔腾着各种神兽,还有神仙驾驭着神兽在云间翱翔,犹如屈原所说的“云中君”的形象;最重要的是,在云纹和动物纹之间,有非常清晰的汉字,这些汉字都具备吉祥如意、祈福安康的意味,带有浓浓的汉文化特点。




当时这类织锦有一个特定的名称就叫“五色云锦”,指其颜色灿若云霞。《汉书》中记载,西汉成帝的皇后是著名的美人赵飞燕,成语“燕瘦环肥”就是指她身轻似燕,她送给妹妹赵合德的礼物就有“五色云锦帐”。

当时的楼兰并不具备生产丝绸的能力,丝绸一般都来自中原,或者馈赠,或者远距离转手贸易,属于舶来品,因此非常珍贵,非权贵不得服用之。从中原来到西域各国的丝绸,都属于奢侈品,尤其是锦,经常要省着用。




《盗墓笔记》或者《鬼吹灯》等悬疑小说中,有一个古国叫精绝,其实这是一个西域国家的名称,也就是现在所说的尼雅。上图中男子就是精绝国的贵族,从他身上穿着的衣服来看,上衣的领子和袖子,裤子的裤脚边,都是用漂亮的织锦装饰着,而正身比较费面料的正身,往往采用比较便宜的绢或者当地产的比较粗糙的毛布制成,也许这就是所谓的“领袖风采”。





当然也有一些袍和裤比较奢侈,全部用最昂贵的锦制成。 有些小件的服饰,如帽子、镜袋、手套、覆面、袜,也是用锦作为最好的点缀。

至此,大家也许对中国丝绸博物馆收藏的这件汉代长葆子孙锦有了一定了解,通过这件丝绸残片,或许可以窥见当时的丝绸之路上的丝绸流通。我们解读其历史价值、艺术价值,对其所处的那个丝路繁盛的汉代以及西域强国楼兰有了一定的具象认识,这对我们了解丝绸之路提供最直接的考古学证据。(完)


图文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2016 杭州澳丝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10330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