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丝绸大家!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行业生态 >正文
清东陵慈禧及容妃服饰修复成果展开幕
发布时间:2020-08-13


2020年8月7日上午,河北省文物局组织专家在杭州对中国丝绸博物馆所承担的“河北遵化清东陵出土丝织品保护修复项目”进行验收。

本批丝织品共20件,主要来自慈禧定东陵地宫和容妃园寝地宫出土,以及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拨交,包括袍服、夹衣、鞋帽、枕、褥、被以及荷包等多个品类。




此批服饰无论从科学价值还是历史价值来看,均不容小觑,尤以慈禧太后的残葬服饰难得一见。为将此批修复后的珍品呈献于大众,中国丝绸博物馆与清东陵文物管理处共同策划“后宫遗珍:清东陵慈禧及容妃服饰修复成果展”主题展览,并于项目验收当日下午在杭开幕。



展览开幕式在国丝修复展示馆二楼举行,清东陵文物管理处副主任曾广友致辞、中国丝绸博物馆馆长赵丰分别致辞。河北省文物局博物馆处处长李宝才、浙江省文物局博物馆与社会文物处副处长杨文庆、中国丝绸博物馆馆长赵丰、清东陵博物馆馆长李寅为展览揭幕。










本展览所陈列即为清东陵修复项目中女服精品及相关丝织品,按文物来源分为“慈禧定东陵地宫出土”“容妃园寝地宫出土”“故宫博物院调拨”等三个单元,分别对各类别文物及背后的故事进行描述。这些历经沧桑的服饰,尤其是陵寝中出土的服饰,虽失去了原有的绚烂色彩,但经修复后,仍魅力不减,更增了沧桑与厚重!



黄江绸绣五彩五蝠平金佛字女龙袍修复后

黄江绸绣五彩五蝠平金佛字女龙袍出土于慈禧定东陵地宫,慈禧太后入葬时着于最外层。此袍圆领,右衽大襟,左右开裾,袖身镶中接袖和石青色素接袖,马蹄形袖端。斜纹绸面料,团寿云纹绫衬里。袍身饰龙纹九,并用金线绣有“佛”字31个;领缘和接袖饰正龙二、行龙三,两中接袖饰行龙各二,两袖端饰正龙各一,小佛字14个。佛字上应缀有珍珠,但均已缺失。袍身前后绣有“十二章”纹,“十二章”纹本只限于帝王的龙袍上使用。加绣的“佛”字则表现了慈禧对佛教的崇信,以便死后尽快进入极乐世界。



铺绒加金丝绣荷花褥修复后

铺绒加金丝绣荷花褥同样出土于慈禧定东陵地宫,为慈禧身下所铺。此褥在斜纹绸底布上以彩色丝线满绣荷花纹样,并钉绣捻金线勾勒线条轮廓。所绣荷花栩栩如生,灵动秀雅,且色彩艳丽。通过染料检测,可知荷花部位浅橘色绣线上的主要色素为橙黄,属于酸性偶氮染料;荷叶及水波纹部位蓝色绣线上的主要色素为甲基蓝,属于三芳甲烷类染料。这两种染料均由人工合成,在当时应是从欧洲国家进口。合成染料于1856年发明,于19世纪末传入中国。


浅蓝色纱彩绣藤萝团寿字衬衣为故宫博物院调拨至清东陵文管处。圆领右衽,捻襟直身,无开禊,半宽袖,袖口内回饰刺绣袖头,图案雅致。主体面料为蓝色罗地上彩绣紫藤及盘金绣团寿纹样,且衣缘饰有蝴蝶纹蕾丝。

浅蓝色纱彩绣藤萝团寿字衬衣

蕾丝在近代传入中国的时间大约在19世纪60年代,与西方传教士登陆沿海通商口岸有关,在中国被称为“花边”或“抽纱”。咸丰至光绪年间,中国女装最显著的流行趋势,是由清初的简洁素雅向繁复华丽转变,其中女式袄、衫、裙等服装上,开始装饰越来越多的花边。此类所用的西洋花边,当时被称作“鬼子栏杆”,很有可能是在京师流行售卖新式花边,由当时的内务府采买入宫,再缝制于后妃服饰上。





陀罗尼经被是佛教密宗的宗教用品,相传将它覆盖在死者身上,可以令死者得到超度。本件经被来自清东陵慈禧地宫,用于覆盖慈禧太后尸身。经被独幅织造,长290厘米,宽275厘米,四重边中心为佛塔,缎地织捻金的图文,上有汉字楷书篆体,共25000多字。经被的色彩为棕黄色,依宫中制度当初应为明黄色,原缀有820颗珍珠已遗失,织物产地为江宁(南京)织造。慈禧陵棺内随葬的织金陀罗尼经被,大大超过了习惯的做法,其用料之精,幅面之大,工艺之善,图文之美,都是罕见的。

本展览持续至11月8日,地点在中国丝绸博物馆纺织品文物修复展示馆二楼展厅。


图文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2016 杭州澳丝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10330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