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丝绸大家!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丝想家 >正文
民国丝绸旗袍发展史(上)
发布时间:2020-08-18


旗袍作为中国袍服家族中的一员,以其独有魅力,被誉为“东方的神话”。旗袍演变主要经历了清代旗女之袍、民国改良旗袍和当代旗袍三个发展时期,其中以民国时期最为经典。




民国丝绸旗袍属于高端产品,提花、印花、绣花皆有,各类花型兼顾,品质优良,气质高贵,代表了民国女性和女装的经典形象。与清代旗袍呈现的程式化与繁缛倾向相比,民国丝绸旗袍在思想解放、产业转型、教育变革、时尚更迭的大环境下,纹饰趋于多元,既有对清代的继承,又有西方艺术风潮的影响,彰显出民国染织设计的较高水准。

清朝末期至辛亥革命,满族旗女所穿旗袍式样仍为宽身、窄袖、低领的直筒式,两侧或四面开衩,十分保守。在20世纪20年代,旗袍发展为宽腰,倒大袖,下摆过膝,两侧开衩,俗称“淑女型旗袍”。




1929年,国民政府颁布新服制条例确定了旗袍的基本样式,即“齐领,前襟右掩,长至膝与踝中点,与裤下端齐,袖长至肘与手脉中点,色蓝,纽扣六”。基于此项条例,曾经等级分明、高贵繁缛的旗人之袍走上了平民化的道路,旗袍开始在社会上普及。20世纪30年代的旗袍在款式上可谓中西合璧,变化多端。




1934年前后,袍身渐次伸长,直至30年代末下摆及地且高开衩,被称为“拖地旗袍”。胸省和腰省使腰身不断紧缩,曲线立显。到了20世纪40年代,下摆复又提高至膝下,袖子也随之缩短直至无袖,领高降低甚至无领,开始了显示女性身姿风韵的流线型旗袍时代。这一改良即成经典,它省去了繁琐的装饰,为旗袍纹样的简洁化提供了方向。

辛亥革命以后,丝绸面料风格发生了改变。首先,封建王朝的垮台导致了传统丝绸面料失去了为贵族官员提供服装的销路,急需创新。其次,在列强侵略和市场竞争背景下,传统丝绸行业的转型,包括新机器、新原料和新染料的使用,也促进了新面料的产生,新品种纷纷登场。




民国丝绸旗袍面料品种较清代大增,几乎覆盖了现代丝绸的十四大品类。以上海美亚丝绸厂为例,品号有1246个,品种涵盖缎、绉、葛、绸、绒、锦、绮、绨八类。杭州纬成、苏州振亚等绸厂除了织锦缎、古香缎、花累缎等传统品种,纱、绉、罗、绡类也多有涉及,多用以旗袍面料,质地上乘。为迎合世人追求“时髦”的心理,上海、杭州、苏州各大绸厂屡屡推出时新品种,为赢得市场甚至每星期就能推出一种新品。

20世纪30年代,上海美亚绸厂曾单季推出过绉类41个品种,缎类17个品种。绉有麦唐纳、维纳斯、德娜绉、福雷绉、亨利绉等,缎有美玉缎、海纶缎、维罗缎、巴黎缎、双面缎等。烂花绒和拷花绒面料也特别流行。这些面料高贵华美,伴随着民国时尚开启了丝绸品种百花齐放、丝绸旗袍花样翻新的时代,亦刻画出民国女子身着丝绸旗袍展现万般风情的摩登形象。




名媛贵妇所着的巴黎缎旗袍、烂花乔其绒旗袍、花塔夫旗袍等,其面料在当今市场上也难觅踪影。不难想象,层出不穷的旗袍丝绸面料承载着形色各异、不胜枚举的纹样,为旗袍纹饰题材和表现形式的拓展创造了有利条件。

经过数千年积累和演变,中国古代丝绸纹样的内涵和形式趋于相对稳定。受宋代理学思想和《营造法式》中标准化思想的影响,加之保守的民族性格塑造了程式化的造型,即便写实纹样亦会被风格化,难有突破。直到民国时期,虽传统装饰形式依然存在,但大量涌现在丝绸旗袍上的新纹样形式日益凸显,其写实造型更加立体,纹样也由“花大叶小”向“花小叶大”转变。




“花大叶小”是明清缠枝纹和串枝纹锦缎中风行的构成形式,即“强调花头的造型而弱化、缩小枝叶的形象”。进入民国,“花小叶大”的新形式逐渐浮现,这一现象与西方重视并擅用叶纹颇有关联。“莨苕叶在希腊、罗马的装饰中曾发挥巨大作用,它东传至印度,又到达西域并进而传入中原,替代了‘忍冬’形的草叶,在初唐时已展现新姿,形成花叶繁茂、果实累累的新一代卷草纹”。




民国丝绸旗袍的写实纹样一改古代平面化造型,通过焦点透视和明暗光影等方法塑造物体的立体形态。通常采用五种表现技法:

1)泥地影光。即利用点状形态,通过改变点的大小、距离、密度而形成视觉变化,产生光影效果。

2)撇丝影光。即“起笔重而收笔轻,形成虚实效果的一种技法”。此技法应源自法国洛可可时期设计师扬·罗菲尔(1684—1751年)发明的“针绣花边织法”,这种通过颜色渐变或过渡形成的交织、晕染效果,使花卉图案具有手绘感,花瓣立体生动。

3)渲染影光。“即在块面平涂的基础上,另用一种鲜明色泽由深到浅地深入到平涂的色块中,用渲染画法均匀地染出花瓣的层次”。该工艺效果细腻柔和、过渡自然、层次丰富,织花和浆印无法达到,水印可实现,由此该工艺生产率较低。

4)浆印风格。区别于传统镂空印花,该工艺通过在型纸雕刻主题花样之外,同时雕刻了阴影块面,用面积堆叠实现主体造型的立体化。民国时期多采用该方法实现立体效果。

5)单边强调。即通过加粗花形某侧轮廓,或勾勒明暗交界线,突破了传统纹样正面受光的效应,使纹样立体感倍增,轻松简洁。




奉行“衣冠之治”的古代封建王朝对色彩使用有着严格限定制度,多采用鲜明的对比色,并大量运用金丝银线,或以显示五方正色、等级地位,或表达中国多民族的浓郁、醇厚之感,亦或体现热烈、真挚、豪放的情怀。

(未完待续…)


图文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2016 杭州澳丝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10330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