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丝绸大家!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收藏拍卖 >正文
千年经典 敦煌图案
发布时间:2021-01-21


敦煌有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是丝绸之路上的一颗璀璨明珠。敦煌莫高窟是中华一千多年文化的浓缩,也是世界文化艺术爱好者的朝圣之地。




其中,敦煌图案是敦煌石窟艺术和出土丝绸文物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们来自不同的朝代,具有不同朝代的风姿与样貌,具有独立的艺术形态,述说了不同朝代的审美变迁。

敦煌丝绸图案主要来自锦、绮、绫等显花丝织物和印花丝织物,华美秀丽,种类多样:

团窠是敦煌丝绸图案中常见的排列形式,指一种呈现圆形或近似圆形的纹样。一类团窠由内、外两个部分组成,内部通常是鸟兽等主题纹样,外部则为由不同元素组成的圆环;另一类团窠由花卉植物组成,以宝花最具代表性。

宝花是唐代对花卉团窠的一种称呼,是由自然形态花卉抽象概括而得花卉造型,多呈对称放射状,把盛开、半开的花、蕾和叶等组合,形成更具装饰性的图案。宝花亦是唐代非常流行的装饰主题,形式变化丰富,被广泛地应用于丝织品、金银器及建筑装饰中。




朵花可以看作是宝花团窠的初级形式,非常简单,通常只有四瓣、五瓣或六瓣的正视小团花。这类图案虽然简单,却是十分普遍,几乎流行贯穿于在整个唐代。

除此之外,传统的植物藤蔓、带有异域风格的心形也都出现在了敦煌丝绸上。敦煌丝绸图案是以唐代为主的装饰艺术的一个缩影。

下面欣赏一些以敦煌图案为主的丝绸纹锦。


宝花

唐(618—907)

发现地点:敦煌

收藏地点:大英博物馆


上图为敦煌藏经洞所出百衲中的一块,为斜纹经锦。主题纹样为唐代典型的小宝花,间以十字形辅花。宝花的花芯部分为六瓣朵花,外圈为四个花蕾和四对叶片间隔排列。辅花的花芯也是六瓣小花,外围八个花萼,并上下左右四个侧视花蕾。


方形宝花

唐(618—907)

发现地点:敦煌

收藏地点:俄罗斯艾米塔什博物馆

这是一块夹缬绢,图案为土黄色地上排列着蓝色方形宝花纹,白色勾边。花芯用笔蘸着黄色颜料点染,使得这部分呈黄色和绿色。朵花的中心绿色的部分大多已被腐蚀,形成孔洞,很可能是染料所致。


宝花

唐(618—907)

发现地点:敦煌

收藏地点:大英博物馆

此锦用于制作经帙卷首和锦缘,采用斜纹经重组织,深蓝色地上以米白、棕黄和绿色显花。图案为八出宝花,间以十字形辅花。


葡萄纹

唐(618—907)

发现地点:敦煌

收藏地点:敦煌研究院

这是一件由各色丝织物缝制而成的幡,保存幡头和五块幡身。除了最下面一块幡身为白色绢外,其余部位均为绮织物。幡头斜边由一块红色绮对折缝制而成,幡面是白色菱格纹绮,四个小菱格形成一个大菱形,像一朵四瓣花。幡身使用的织物从上至下依次为:红色葡萄纹绮、绿色柿蒂纹绮、黄色菱格纹绮、浅褐色葡萄纹绮和白色绢。

两块葡萄纹绮上的图案很类似,枝蔓形成对波形骨架,与法国吉美博物馆藏敦煌藏经洞中发现的一块对波葡萄纹绮相似,青海都兰就曾出土过图案一大一小的两种葡萄纹织物。绿色柿蒂纹绮上的图案是四瓣朵花,又称柿蒂花,这种小花在唐代的绫绮织物中十分流行。


朵花

唐(618—907)

发现地点:敦煌

收藏地点:大英博物馆

此锦为敦煌藏经洞所出百衲中的一块,采用的是斜纹经重组织。织物表面有明显的带状区域,宽窄相间。窄带为土黄色,宽带为蓝色和米白色。带状区域纵向排列朵花,中间四瓣,外圈围八个小三叉形,左右错排。


蛱蝶团花飞鸟

唐(618—907)

发现地点:敦煌

收藏地点:英国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


此夹缬绢为幡身的一部分,蓝绿色地,有些许褪色。团窠的外圈是由花和枝叶构成,内有两只红色的长尾鸟,作“喜相逢”式旋转对称排列,首尾相接。团窠之间是展翅而飞的蝴蝶。


团花对鸟

初唐-盛唐

发现地点:敦煌

收藏地点:法国吉美博物馆

这两块锦采用斜纹经重组织,在红色地上以黄绿、蓝色丝线显花。织物保留下来的面积不大,其主体图案为六瓣团花纹样,另一个区域是红地蓝花,黄绿色勾边,呈二二错排。在团花之间的辅花位置装饰有一对飞翔的小鸟图案,红地绿鸟,这对飞鸟的中心轴上为花卉纹样。


宝花

唐(618—907)

发现地点:敦煌

收藏地点:大英博物馆

这一双层锦由两层平纹组织表里换层而成,一层是白色纬线和白色经线织成平纹,另一层是蓝、橙、绿和褐四色纬线与浅米色经线进行交织,然而表里换层。其结果是正面以彩色纬线条纹样作地,其上点缀有两列不同类型的白色朵花图案,一种是花芯四瓣、外层六瓣;另一种则花芯和花瓣俱为六瓣。


朵花团窠对鹿

唐(618—907)

发现地点:敦煌

收藏地点:俄罗斯艾米塔什博物馆

此幡身上这块夹缬与斯坦因藏品中的另外3件夹缬织物图案和材质都相同,很可能是从同一块织物上剪裁下来。夹缬为两套色,浅棕色背景上印深蓝色的图案。图案是大团窠纹,四瓣花构成团窠环,窠内是花树对鹿纹,窠外是十字形花叶纹。虽然花树对鹿这一主题带有中亚和西亚风格,但夹缬上的鹿却明显是东方风格的梅花鹿。鹿四脚站立,一条前腿微微上提,身上布满了点状斑纹,脑后长有两支大角。


团窠对狮

唐(618—907)

发现地点;敦煌

收藏地点:大英博物馆

此件经帙四周及卷首由团窠对狮纹锦作缘,同类织锦制成的经帙在法国集美博物馆所藏伯希和敦煌品中也有一件,根据两件经帙可以复原该锦的图案。主题纹样为一对相向而立于棕榈花台上的狮子,外面的团窠环由小联珠环和尖瓣环套叠而成,团窠之间置菱形花卉。此类织锦在欧洲各地中世纪教堂中均有大量遗存,被认为是典型的粟特锦实例。


花卉

唐(618—907)

发现地点:敦煌

收藏地点:大英博物馆、法国吉美博物馆

类似的夹缬绢在敦煌发现了好几件,多用于制作幡。图案为土黄色地上排蓝、橘两色花,二二错排,排列紧密。未染色的白色图案勾边非常清晰也均匀,说明该夹缬绢可能是在同一套夹缬版上同时染成两种颜色。


花卉

唐(618—907)

发现地点:敦煌

收藏地点:法国吉美博物馆

此花卉纹夹缬绢幡身共有两块,夹缬图案为两种宝花纹错排。一种是团花图案,中间四瓣黄色花芯,外侧四瓣黄色如意头;另一种是变体宝花,既有黄色的花瓣,也有蓝色的蔓状卷草相互纠缠。夹缬似由蓝、黄两套花板分别夹持染成,其中地部由蓝、黄两色套染而成绿色。

(完)


版权属于创作方


上一篇:黑地涡纹蕾丝旗袍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所有 ©2016 杭州澳丝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10330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