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丝绸网!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收藏拍卖 >正文
完整丰富的唐代织品实例
发布时间:2018-10-22

现存的敦煌出土丝织品主要收藏于中国、英国、印度、法国和俄罗斯等国家的众多研究和收藏机构。对于国外收藏的敦煌丝织品,总体只有零星刊布,罕见专门著作。中国丝绸博物馆与东华大学从2006年开启《敦煌丝绸艺术全集》项目,目前已经完成出版的有《敦煌丝绸艺术全集(英藏卷)》、《敦煌丝绸艺术全集(法藏卷)》、《敦煌丝绸艺术全集(俄藏卷)》。




刺绣《佛说斋法清净经》片段

长:90.5cm;宽:27.8cm 唐代(7-9世纪)


此件绣品为敦煌藏经洞所出唯一的一件刺绣佛经,敦煌织物鲜有展出,在1976年巴黎大皇宫举行的《丝绸之路》展上也仅展出了其中的九件(包括团窠尖瓣对狮纹锦缘经帙EO.1199和吉字葡萄中窠立凤纹锦残片EO.1201)。




菱格纹绮地刺绣鸟衔花枝 EO. 1191/A

长: 8.0cm;宽:13.5cm 晚唐-五代(9-10世纪)





EO1191/A拼接图(纹样复原:顾春华)


这些纺织品非常脆弱,不能长期展出,必须避光保存。我们得到这些织物的时候它们还保存得非常完好,这正是九个多世纪以来一直保存在避光、干燥的沙漠环境中的结果。而据斯坦因的记录藏经洞中也没有霉菌。




文殊菩萨骑狮像幡 EO. 1398(P.196)

长: 81.5cm;宽: 18.2cm 中唐-晚唐(8世纪下半叶-9世纪)


这件残幡的幡手和幡足均已缺失,仅存花卉纹夹缬绢幡面和彩绘幡身。幡身面料使用画绢,上绘有结跏趺坐于狮子背上莲花座上的文殊菩萨,其左手持安慰印,右手持说法印。画面色彩仍旧鲜艳,特别是狮背上的联珠纹鞍体现了中亚织物的风格。




EO1398 花卉纹夹缬图案复原(纹样复原:顾春华)


据宋云描述,6世纪早期在于阗附近举行的佛教庆典上曾亲眼目睹成千上万的佛幡,其中大半来自北魏。在舍卫城,丝质幡常作为供养物由朝圣者供奉给菩萨。

过去认为丝绸能使人们与另一个世界沟通,所以,死者被包裹在丝绸里,像作茧自缚一样,其灵魂就可以升天。丝绸也加强了人间与天上的沟通,有时在供养和祭祀的时候以衣服或帛书的形式供奉给神灵。




锦缘花卉纹绞经帙 EO.1209/I

长: 36.1cm;宽: 27.8cm 盛唐-中唐(8世纪)


佛经乃神圣之物,所以理应受到最高的礼遇—用非常珍贵的织物(例如缂丝)包裹或系缚。吉美博物馆藏有三件竹编经帙(EO.1200、EO.1208和EO.1209/I),风格独特,彩色的丝线与竹篾绞编,在经帙的表面形成花卉纹或几何纹。经帙的四缘曾用丝绸包边。




红地联珠中窠对羊纹锦 EO.1203/E

长:5.4cm;宽:26.2cm 盛唐-中唐(8世纪)





EO1203E图案复原(纹样复原:冯荟)


此锦属于典型的中亚风格斜纹纬锦织物,在深红色地上以绿、白、土黄等色纬线起花。织物外观呈梯形,保留下来的面积不大,可看到的图案为绿地联珠纹骨架中有一对相对而立的动物,四足,尾巴下垂,身上有两朵八瓣花纹样装饰。




花卉纹夹缬绢幡 MG.26460

长: 89.0cm;宽: 23.4cm 晚唐-五代(9-10世纪)


许多幡为“五色幡”,象征五方和五行。不同颜色的织物裁成大小相同的片从上到下一片接一片排列组成幡身。印花织物也常用作幡身。吉美博物馆收藏的幡有些幡身已经分离需要重新拼合,例如MG.26460在1910年抵达卢浮宫时曾纠结成一团,后来维亚尔和克里希娜都曾对其组合进行过研究。幡一般不一样,但是为了不浪费材料,僧人也喜欢制作大小不同的系列幡,所以才会出现分别收藏在大英博物馆(MAS.886)、吉美博物馆(EO. 1192/C1)和艾尔米塔什博物馆(Д×202)的三个夹缬幡头竟然一模一样的情况。




MG26460图案复原(纹样复原:顾春华)


幡头使用的材料一般和幡身不同。幡头斜边常用质地结实的锦制作,上有悬绊,可悬挂在朝圣列队手持旗杆的圆环上。许多一片式幡身绘有菩萨并装饰其他纹样。现存的幡很少保存完好,但是吉美博物馆至少收藏了十件保存相当完好的幡。

虽然伯希和收集的纺织品不如斯坦因收集的那么精彩(当然,那些大型幡和竹编经帙还是相当精彩的),但是它为我们提供了更完整丰富的唐代纺织品实例,使我们对唐代纺织品的认识不再只停留在图版和说明上,而是得到了进一步的深化。虽然现在的研究只是进一步证实了我们以往的认识,但是这批从遥远的唐代长安历经万水千山来到地中海岸的纺织品保存至今,举世无双,引起了全世界空前的关注和仰慕。


图文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2016 杭州澳丝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02105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