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丝绸大家!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行业生态 >正文
斑斓地图:欧亚300年纺织染料史
发布时间:2019-06-14


展览地点:中国丝绸博物馆 纺织品文物修复展示馆二楼

展览时间:2019年5月17日-2019年8月4日

早在青铜器时代,欧洲和亚洲就有了文化和技术交流,从17世纪末到20世纪初,这种交流更加频繁。在此期间,纺织品贸易明显繁荣。染料是纺织品颜色的主要来源,能反映不同地区的流行颜色和生产技术的相互交流。

此次展览将通过展示历史遗迹和展示染料鉴定结果来说明欧洲和亚洲染料的特点和相似之处,为世界纺织技术史提供一些依据。




欧洲和亚洲的染料种类繁多,大致可分为动物染料和植物染料。矿物,如明矾和铁,主要用作媒染剂。大多数动物染料是从昆虫中提取色素得到的。例如,胭脂和紫胶可作为媒染剂,在纤维-媒染剂-染料复合物中加入羰基和邻酚基团,得到不同颜色的红色和紫色;植物染料作为天然染料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染色时,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将植物的强色素部分作为染料,如核心、树干、树木根状茎、皂荚、红花、宝塔芽、石榴皮和胡桃等,一直是染料的首选。




为了丰富的色彩,戴尔斯将不仅使用媒染剂和各种酸性和碱性添加剂,包括暗李和碱液,而且会根据植物染料的特点过度染色,以获得紫色、绿色和棕色等多种颜色。欧洲和亚洲300年的染色历史,展示了我们历史上精湛的染色和编织技术,以及染色工和织工的智慧。


版块1:欧洲的荣耀

16世纪中后期,西班牙人在南美发现当地广泛使用美洲胭脂虫,带回到欧洲,很快代替了欧洲本地产的克玫兹胭脂虫。此外,来自锡兰的苏木和印度的木蓝都在17世纪前后输入欧洲。



红色织锦中国风

法国,191cmx72cm

(染料来源:克玫兹胭脂虫(红色),紫胶虫(绛色)

克玫兹胭脂虫(Kermes Vermilio)生长在胭脂虫栎上,产地分布于法国、西班牙、摩洛哥、土耳其、黎巴嫩等地中海沿岸。该介壳虫染料的主要色素为胭脂酮酸。另一种胭脂虫(Dactylopius spp。)则更为人们熟知,原产地为中南美洲。目前,秘鲁和墨西哥的不少村庄都还饲养这种生长在仙人掌上的昆虫,其主要色素为胭脂虫酸。

16世纪,由于在海外贸易中的活跃,英国和荷兰不仅是重要的金融中心,也是欧洲的染色工业中心。路易十四登上皇位后,他的辅佐大臣致力于发展法国经济,其中第一个扶植的就是纺织业,颁布的章程中规定羊毛染色必须使用的染料品种。

17世纪初,欧洲广泛使用的染料有胭脂虫、茜草、苏木,黄色的主要是木犀草,姜黄往往用作打底。紫色除了用蓝、红染料套染,也会用到地衣紫。



荷兰绿地妆花织物

荷兰,94cmx39厘米

(染料来源:苏木(红色),红花(红色),木犀草(黄色),靛青(蓝色)

木犀草(Reseda Luteola)生长于西南欧,地中海沿岸以及北非,既有野生也有人工种植。该染料是欧洲17-20世纪使用最广泛的黄色染料,其主要色素为木犀草素、芹菜素及相应的葡萄糖苷。

苏木(苏木)和红花(红花)都是外来的植物染料,前者原产于东南亚,后者可能起源于埃及。苏木经明矾媒染得到木红色。红花染色过程复杂,需要去除红花黄色素后才能获得含量极少的红花素,但由于其颜色明艳纯正获得欧亚各国染匠的喜爱,从7世纪开始,至19世纪末一直广泛地用作染各种色度的红色。

天然染料中有两类来自于海洋的生物,骨螺和地衣。骨螺可染紫色,其染色工艺非常复杂,且价格昂贵。地衣(Roccellaspp)也用来染紫色,生长于地中海和大西洋沿岸的岩石峭壁上,属于真菌类生物。早在公元前就有地衣染色的记载,碱性条件下得到蓝紫色,酸性条件下得到紫红色。

18世纪是科学探索的时代,基于牛顿色彩理论的建立,无论是化学家,还是染匠都对染料科学感兴趣。同时期,珍妮纺纱机的发明使人们对丰富色彩的需求更大。第一个半合成染料酸性靛蓝在1740年出现,随后合成的硫酸铝代替了明矾,100年后,苯胺紫的发明使天然染料的市场逐渐崩塌。


版块2:亚洲的传统

尽管欧洲分布的国家很多,但各自染料的品种较为相似。而在亚洲,不同地域的染料使用品种各具特色。

中亚染料以伊朗(波斯)染料为代表,拥有享誉世界的特产--地毯,该产业的兴衰从侧面可以看到染料的使用情况。萨菲皇朝(16-18世纪中期)是波斯人统治的伊朗,是一个织毯盛行的时代。)精美的图案和绚丽的色彩需要高品质的染料。随后由于战争,关于地毯的记载较少。直到18世纪末,卡扎尔皇朝的建立,织毯业才逐渐恢复。300年来,伊朗染匠使用的红色染料有茜草,黄色的是黄花飞燕草,黑色的石榴皮和没食子,另外来自印度的紫胶虫和木蓝也常常用作染色。

南亚的印度历史非常悠久,但遗憾地是极少有16世纪之前的纺织品保存下来。值得庆幸的是,由于印度对手工业的保护,直到今天,仍然能够看到有近20种天然染料在各地的村庄染坊被使用。东南亚的印染受到印度和中国的影响,又具有当地民族特色。



典礼仪式用船布

印度尼西亚,232cmx56cm

(染料来源:海巴戟天(红色),姜黄(黄色),靛青(蓝色)

黄花飞燕草(Delphiniumsembarbatum)是伊朗、阿富汗和北印度特有的黄色染料植物。关于它的历史记载不多,中国新疆地区曾出土回鹘时期该植物染色的缂丝长袍。

巴戟天(海巴戟天(Morinda Citrifolia)是东南亚典型的红色染料,其主要成分为蒽醌类化合物巴戟醌。)

17-19世纪,东南亚、中南半岛和中国南部使用范围最广的黄色染料是姜黄(姜黄),该染料易于着色,但光照牢度欠佳。其主要色素成分为姜黄素及其两种衍生物。



明黄地五彩云龙妆花缎

中国,85cmx42。5cm

(染料来源:红花(红色),苏木(红色),靛青(蓝色),黄檗(黄色),槐米(黄色),姜黄(黄色)

到了清代(1616-1912),用于服饰染色的染料品种主要有十余种,使用频率较高的为红花、苏木、槐米、黄檗、姜黄、靛青、五倍子和橡碗子。其中,具有东亚特色的植物染料是槐米和黄檗。

苦豆子(槐米是槐树(Sophorajaponica)未开放的花蕾,富含芦丁,可以染得明艳的黄色,是明清两代染黄色的主要植物染料。)黄柏(黄檗(黄柏)是小檗碱类植物,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均用作染黄色。)另外,黄檗打底色与红花套染能够节约红色素的消耗而染得红色。



石青缎绣团鹤料

中国,30cmx22cm

(染料来源:苏木(红色),靛青(蓝色),黄檗(黄色),姜黄(黄色),黄荆(黄色)

含单宁的植物或昆虫虫瘿可以染黑色,欧亚染匠常使用盐肤木(Rhusspp)的树皮或叶子,以及寄生的五倍子与铁媒染得到黑色,也使用栎树(Quercusspp)果实的壳斗。胡桃(中亚地区则使用当地的特产石榴皮(Punica Graatatum)和核桃皮(Juglans Regia)染黑色。)由于大多数黑色染料均为单宁类,吸附在织物纤维后形成鞣花酸,故很难鉴别黑色染料的来源。同样的难题也出现在靛青植物来源的区分,所有含靛植物形成靛青后都只存在两种主要色素靛蓝和靛玉红。

欧洲本地的含靛植物是菘蓝(板蓝根)、东亚使用的是蓼蓝(何首乌)、而东南亚和南亚盛产木蓝(IndigoferaTinctoria)和马蓝(Strobilanthcusia)。由于四种蓝草中,木蓝和马蓝中色素的含量较高,18世纪以后,欧洲和亚洲普遍使用这两种植物制靛染蓝。因此,17世纪至20世纪初,印度成为世界上出口靛青最多的

本次展览通过文物的展示和染料的鉴别回顾了300年欧洲与亚洲染料使用的历史,基本呈现了欧亚大陆各个地区常见的典型染料。通过染料地图,我们可以发现有些染料具有明显的区域性,比如地衣紫、黄花飞燕草;有些染料的使用横贯东西,比如苏木、红花;还有些染料的植物来源不同,但最终附着于织物上均是同一类色素,比如单宁和靛青。

早在上个世纪中期,合成染料已经在纺织工业市场取代了天然染料,天然染料的时代不可再回。然而,今天的人们在社会生活中对于自然、生态、和谐的追求却越来越强烈,天然染料在一定范围内的应用正是这种追求的体现。


图文参考于国丝馆

转载请注明出处


版权所有 ©2016 杭州澳丝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02105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