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丝绸大家!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丝想家 >正文
唐代纺织品中的狩猎纹
发布时间:2019-12-28


唐代作为中国封建历史上繁荣昌盛的年代,中外交流频繁,在这种文化交融的背景下,纺织品受其影响,呈现一种西域异族之美,狩猎纹便是外来文化的产物之一,其纹样是吸收借鉴了外来文化所创造出的结果,形成了别具一格的纹样特色。

狩猎纹是唐代十分流行的纹样,不仅是反映当时社会活动与审美趣味的纹样,更是对外来文化兼容并蓄的产物,唐代纺织品上的狩猎纹风格的形成得益于东西方文化的交融,以及皇帝贵族对狩猎活动的喜爱,是对当时流行风尚的一种再现。




唐代纺织品中狩猎纹图案精美,其艺术造型与风格丰富多彩,独具特色,为后世所称赞,这不仅是染织技术趋于成熟的体现,更是一种文化的再现。

狩猎纹风格的形成也是对日常生活与社会文化旨趣的揭示与阐发,就目前已知的唐代狩猎纹纺织品出土残片来看,主要有绢类、纱类及锦类,构成主要以狩猎者、猎物为主,助猎物、花草树木为辅,图案结构呈团窠式、散点式与水平式。






狩猎是早期人类为获取充饥食物与御寒皮毛而捕杀动物的一种原始而古老的生产方式,发展至唐代,已成为贵族娱乐性的军事体育活动,并深受贵族喜爱。据《资治通鉴》卷195记载,贞观十一年(公元637年),太宗对侍臣说:“上封事者皆言朕游猎太频,今天下无事,武备不可忘,朕时与左右猎于后苑,无一事烦民,夫亦何伤!”

所谓上行下效,狩猎活动不局限于皇亲国戚,另也有侠士士兵,这点在唐诗中有所体现。如侍卫韦应物的《射雉》就描述了射猎的过程:“走马上东冈,朝日照野田。野田双雉起,翻射斗回鞭。虽无百发中,聊取一笑妍。羽分绣臆碎,头弛锦鞘悬。方将悦羁旅,非关学少年。弢弓一长啸,忆在灞城阡。”

此外,在唐朝,狩猎活动也有女性参加,如王建的《宫词百首》中“射生宫女宿红妆,把得新弓各自张……旋猎一边还引马,归来鸡兔绕鞍垂”,写的是宫女陪同天子出猎的场景,由此可见,在唐朝狩猎之风之盛。






唐代狩猎纹中的图案题材多是以骑士、骏马、狮子、鹿、猎犬、猎鹰为主,花草鸟木为辅,其中狮子、猎犬、猎鹰带有明显的外来意味。

狩猎纹中最为常见的是猎狮纹样,在国外狮子在统治阶级里是首领的象征,反映了政治和宗教权威。狮子作为生物圈的顶级捕食者,在世界各个地区特别是非洲、亚洲和美洲等地的古代政治和宗教生活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权力装饰和象征角色,代表着高贵、勇猛、力量、气度等品质,以及古代社会统治阶层集团对其自身作为权利集团所构建的文化特征,统治者常以此来装饰自身,象征王权在社会关系中作为统治阶级代表创造新社会、政治秩序、维持既定秩序的权。

例如猎狮作为王权对自然界控制与征服出现在古埃及、古波斯、希腊、罗马等广大地区,这是作为统治者征服自然的象征。




此外,唐时佛教盛行,在佛教文化中狮子被用作为菩萨坐骑,被视为佛陀的化身,象征着至高无上,故狮子也是皇帝权力的隐喻。当然,狮子在唐时备受喜爱,不单是权利象征的原因,也是统治者对外邦的怀柔之道,以作统治者传其仁政的道具。(完)


图文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2016 杭州澳丝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10330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