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丝绸大家!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丝想家 >正文
清代宫廷服饰——黄色体系
发布时间:2020-01-02


中国色彩事业若想在世界色彩领域占有一席之地,不断地研究、推介、传承和运用本民族的优秀传统色彩文化,就成为是中国色彩走向世界的必由之路。

当代国内艺术、设计、色彩等领域深受强调色彩科学认知的西方色彩学说、方法等的影响,而对于注重于色彩精神作用的中华色彩文化的观念、成果等知之甚少。


黄色

黄色被定为中央之色,按汉族文化传统中五行、五方、五色的对应体系,成为至尊之彩。帝王所用的黄色明亮温暖,是高可见度的色彩,显赫辉煌。




黄色作为皇家服色写入制度始于明代,皇帝的常服袍与皇后的大衫都用黄色,而帝后之下,即使太子、诸王与诸妃则袍衫再不许用黄。

黄色做为帝王隆兴的背景色被史官涂抹在历史传说中。努尔哈赤称汗,建立后金政权,即以黄盖、黄幄象征皇帝亲临。天聪六年,皇太极开始独主政务,突出汗位独尊,进一步强调服制等级,禁止臣属袍服擅黄及杏黄色,除非上赐特许。




从皇太极到福临两朝皇帝在位时,亲王以下官民人等,俱不许用黄色,非但黄色,包括黄色系中的秋香色、米色、鹅黄、柳黄等色,一并在禁用之例,这说明清初,黄色虽然确立了尊贵的地位,但色调、色名都还不很确切。


【明黄】

雍正五年秋七月,皇帝胤禛谕礼部:“昭西陵(孝庄文皇后陵寝)帷幄用金黄色,孝东陵(孝惠章皇后,孝庄太后的侄孙女)帷幄用明黄色”。

“理应同色”,“遇应更换之时,著俱用明黄色。”孝惠章皇后的孝东陵是清康熙朝建的第一座皇后陵,可见当时已明确皇后用明黄色。她的姑奶奶孝庄太后则最初只是皇太极的侧福晋,永福宫庄妃,后因母以子贵而成为太后的。所以雍正初年昭西陵建成后,礼部按制度给这位老太后仍用金黄色。这说明满清最尊贵的明黄服色制度到康雍时期已经成熟。




帝王如日,明黄色正是升上中天的太阳色。皇帝、皇后以及皇太后是明黄色的主人。特别是在重大典礼和节庆时,皇宫或坛庙中央,身着显赫礼服的主人们就会沐浴在明黄的光芒中。


【杏黄】

微微发红的黄色即为杏黄,以杏实名色,在清代服色等级中仅次于明黄。乾隆朝《皇朝礼器图式》中定皇太子及其妃袍色用杏黄。




事实上,清康熙朝之后很少设立皇太子。因杏黄色在典制中的特殊地位,在清末,杏黄色舆服往往用于恩赏重臣,笼络亲近,如咸丰时为科尔沁亲王僧格林沁加恩赏穿杏黄色端罩。光绪朝特赏载湉的亲生父母醇亲王及福晋乘坐杏黄轿。

作为低于明黄的色彩,清代统治阶层的高官贵戚在京外地方范围内可用杏黄伞来彰显权威。


【金黄】

金黄色即黄色中混合了红色,比杏黄更红,有时近于橘红色。清代宫廷中贵妃袍色用金黄,皇子冠服也用金黄色,但一旦皇子封王分府,则亲王郡王袍服一般就不能再用金黄色,除非“曾赐金黄者,亦得用之。”

可见金黄也是皇家重要的标志色,因为是黄红色,比杏黄更明显地区别于明黄,所以金黄色处于帝后明黄色外围仅低一级的地方。




清代历朝染制出的金黄色其色差颇大,有的近似杏黄,有的则几乎是橘红,红色调非常浓重。这表明权力体系中的色彩使用,重点是色名的准确,而非色调。

尊贵的黄色系在现实使用中,杏黄色缺位,金黄色有时会补位,而当有时金黄被统治者特赐以示恩宠时,实际给出的色彩则可能更红一些。


【香色】

香色是向黄中添加了绿色。是一种很雅致的黄绿色,类似者包括香黄色、秋香色、沉香色,绿色调依次由浅入深。香色在清早期就为统治者所喜爱,故臣下亦不得擅用。




至清代中期以后,随服色制度和标准的完善,成为嫔一级的礼吉服色,皇子福晋亦同。香色在权力体系中的地位虽然下降了,但其优雅的色调因为降低了黄色刺眼的明度,给人视觉感受的舒适,依然在宫廷服饰中流行,也依然是一般官民慎用的禁色。

故宮博物院藏清代早期袍服中有很多龙袍,都是精致的香黄色,这是值得我们再探索求解的,是源于一个历史时期的染色手法?还是明末清初的流行色?还是地区贸易中满族贵族的喜好?有待我们进一步研究。(未完待续)


图文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2016 杭州澳丝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10330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