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丝绸大家!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丝想家 >正文
满是锦色“百子图”
发布时间:2020-01-08


“百子图”是蜀锦纹样中比较传统的纹样,百子图,也称百子迎福图、百子嬉春图、百子戏春图,在中国的传统纹样中有着特殊的意义。自古以来,结婚之时新娘的嫁妆中,有百子图的锦缎被面的被褥,用来蕴涵喜庆和祝福,同时祝愿新娘早得贵子、子孙满堂、阖家和美,在亲友的贺礼中更有会送上百子锦缎被面。



清代《百子图》(局部)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它的一种特定含义。由于“百”含有大或者无穷的意思,因此把祝福、吉祥的美好愿望发挥到了一种极至的状态。在礼仪之邦的中国,上到古代的皇帝、士大夫,下到普通平民,都愿意在喜庆、甚至平时用上它,因为大家相信,愿望好的结果一定会好。

神话传说:传说周文王娶二十四妃,生九十九子,后于燕山捡到雷震子并收为义子,刚好一百个儿子,故有“文王百子”的说法。《诗经·大雅·思齐》中也记载了这一典故:“大姒嗣徽音, 则百斯男”,疏曰“大姒思贤不妒,进叙众妾,则能生此百数之男。”




中国古人的观念是生得越多越好,“子孙满堂”被认为是家族兴旺的最主要的表现,“周文王生百子”被认为是祥瑞之兆,所以古代有许多“百子图”流传至今。百子的典故最早出于《诗经》,是歌颂周文王子孙众多的。画面常用谐音谐意,寓意多福多寿,多子多孙,子孙昌盛,万代延续。

百子图同时也被赋予了祈子求子之意,男女婚嫁中最为常见。新嫁女子的衣饰嫁妆中多用百子图案,祝愿新娘早生贵子,儿孙满堂。唐代顺宗李诵之女云安公主出嫁时,陆畅作《云安公主下降奉诏作催妆诗》:云安公主贵,出嫁五侯家。天母亲调粉,日兄怜赐花。催铺百子帐,待障七香车。借问妆成未,东方欲晓霞。



《缂丝百子图》


中国从古至今都有绘画婴孩的传统,婴戏图最早出现在唐代长沙窑瓷器上。唐宋以来,婴孩绘画技巧逐渐成熟。南宋以后的婴戏图不再重视写实,而是赋予其祈子求福的意义。婴戏图于明清发展至鼎盛时期,图案内容从一两个幼童发展到百多幼童,再加上仙鹤、梅花等传统吉祥纹样,从而形成了百子图,寓意百子千孙,万世传承。皇室尤为喜爱,清代著名词人、学者朱彝尊就曾说,“百子图者、龙纹五彩者,皆昔日皇居帝室之所尚也”。于是百子图纹样开始广泛出现在各类器物服饰上。



明代《红地百子图》(成都蜀锦织绣博物馆藏)


成都蜀锦织绣博物馆中现藏的此幅缂丝百子图,整幅作品以黄色作地,缂织有孩童、仙鹤、花卉等纹样,童子所穿服饰各不相同。结构疏密有致,孩童形态各异,生动活泼。展现出了古人希望子孙后代延绵不断的祈愿。缂丝是中国传统丝织技艺,织造过程极为细致,存世精品极为稀有,被誉为“织中之圣”,宋元以来为皇室御用织物。缂丝采用"通经断纬"织法,使用平纹木机手工织就,承空观之如雕镂之像。




元代杨绯桢《六宫戏婴图》诗云:"百子图开翠屏底,戏弄碰扭未生齿。"子孙传承是中国古代家族观念中及其重要的一部分。早生贵子的传统思想时至今日依然以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四样吉物为象征留存于现代婚俗中,百子图作为传统吉祥图案被广泛应用在各式物品上,作为设计元素,也愈发受到现代各个领域设计师的青睐。千百年来,“百子呈祥”的吉祥文化内涵受到大众喜爱,也代表了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衷心祈愿。


图文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2016 杭州澳丝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1033047号